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间喜剧场

Theatre of Human Comady

 
 
 

日志

 
 

《蓝厕所》的意义  

2008-08-05 20:31: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蓝厕所》剧场版演出结束了,又是一篇迟来的总结。感谢全剧组所有成员对导演的忍耐和宽容。我是一个很懒惰的人,我从来不会主动的去做什么,主动的思考,主动的表达,总是自己提出问题,而自己又解决不了问题。从《桥》、《西山一窟鬼》、《看不见的城市》、《蓝厕所》无一例外。本以为这次终于主动思考了,可是又走回到自己的思维惯性下。看来我还真没有做好十足的准备放下包袱。我的包袱是什么?技术?身体?能量?演员?思考?我有愿望,我的愿望是在不久以后所有的一切我可以随心所欲的把玩,可以不受任何约束,天马行空一般。但是这些是重点吗?不是,什么才是重点?思考的升华,人生的感悟,联系世界的能力?

       我的老师吴熙在排练《寻鱼》时跟我们说有一天他坐在深圳南山愉康路边上,看着街上那些流莺,嫖客,上班族,小孩子,小商贩,推销员等等形形色色的人,这些人在他看来已经变成了各种各样的数据符号,他在在一个总谱上将这些符号自由的做着搭配、重组、每一种组合都会形成新的链,每一个链都有着精彩有趣的故事,每一个故事都包含着通往世界终极的哲学意义。这种能力和感悟已经不是简单的量变到质变过程。

      自己最清楚可以去到哪里,我无法解决我看不到的问题,我只能做到眼前。眼前《蓝厕所》,一个女人走进男厕所,一个男女同厕的时代,一个有趣但是不特别的概念。当姜中星给我剧本的时候我本以为会是很意识流的,有很多象征性的剧本,但其实还有故事,既然有故事,那就是人的故事,人的选择,要选择就会有条件,这个戏该怎么做?我要站在女人的角去思考,去选择。性别的吸引,总是不会停止,性别的差异一定也会影响思考方式的差异,人的惰性有时会作出个人喜好但错误的选择,动机有时是不经大脑的,就像上厕所一样。于是我有了一个任务,这个女人要去男厕所,而且一定发生了事情。但这个选择对与女人来说就不是不经大脑的感性,而一定是有条件的理性。明确之后我要做的是合理完美的讲出这个故事,让演员非常清楚为什么这样做,至于怎么做就是下一步的事情。

       让演员清楚为什么做,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通过几个简单的练习就可以出来一个有趣的故事,雕塑,照片,组合照片,讨论,差不多两次排练,一个故事就出来。一个有着前列腺炎的男人,身体的不适让他的生活很别扭,每到自然而然的排泄,他都会难舍难分,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空间里他的痛感变得无限延长跟剧烈,以致于在痛感让他的大脑产生了形象,这个形象有声音,有画面,有颜色,甚至还有思考,这也是他可以短暂逃避痛感的方式,可以肯定的是一个正常人跟一个身体不正常的人的幻想一定有很大的不同。在这个情况下发生的事情也就不那么难以理解。女人,在一个我们已经设定好的成长经历中,男人总是让她又恨又离不开,她讨厌男人,她鄙视男人,她敏感的看到在生活中种种的男女不平等,但是她又离不开男人,她需要的一切都跟男人有关,她非常困惑。于是我们从女人出生开始讲了一段很长的故事,一直讲到女人决定要在男厕所里解决所有的困惑。

       这次我希望可以放开表演,放开技术,让演员自己尽情的发挥,舞台上出现的一切我都不要修饰,最多只在技术上作相应的放大,在最后的几次排练中才开始对演员做相应的裁减,要求。演员完成的非常好,他们很努力最大限度的配合跟表现,但是戏剧对于表演者跟观众来说都是一面镜子,我们在舞台上呈现缺失是为了让我们的生命更加完整,让我们可以更加自由的体验自身的价值跟生命的意义。戏虽然结束但生活还在继续,我们停不下来,但我们应该怎么走?  

       这句话也是对我自己说,无论如何我都是一个二度创作者,而且充其量也只是一个工匠,其实从姜导的文本到舞台版呈现的文本,我一直都只是在执行文本,可戏剧不是剧本艺术,剧本一定不会有小说好读,因此我犯了一个错误,我并没有非常清晰的找到我的最终任务,原因是我并没有非常清楚的把人跟世界做了一个很好的联系,虽然我希望这样做,也这样去做了。思考的狭隘跟模糊,跟我对世界的认知有必然的联系,同时到底我处在什么位置,我自己还没有明白。在讲故事,可故事到底在讲什么?我在给人物造成选择,可选择的根本意义又是什么?萨特可以说“存在是虚无,他人即是地狱。”我会说什么?我又该怎么做?我是不是应该停下来了,做演员可以单纯很多,如果我不继续思考,解决问题,我也不会成为一个好演员,可是我能不能想明白,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想明白的是不是想明白了,我在通过一次又一次的排练论证我的想法,我在通过一次又一次的导演找到我的位置,我在通过一次又一次的演出看到我的缺点,我再通过一次又一次的尝试放下我的包袱。我希望我可以成为像吴熙老师那样的大师,但也有可能我一生都只在原地转悠。

      排戏是一个我不断看到问题的过程,问题已经出来就不要回避它,面对解决是我走下去的理由。谢谢所有朋友给我的意见,这些意见对我非常的宝贵。也希望大家可以继续关注人间喜剧场的创作。

       

     

       

  评论这张
 
阅读(200)|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