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间喜剧场

Theatre of Human Comady

 
 
 

日志

 
 

执行脚本(奔命后)  

2007-09-22 12:32:02|  分类: 剧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注:根据记忆,请导演补充或修改。
【 西山  奔命】
漠予:甫新路口觅小船,
海燕:逶迤行到毛家湾,
漠予:才行慢过龙井泉。
海燕:又到西山驼献岭。
漠予:行行停停复行行
海燕:又是一里快活林。

海燕、漠予:行行停停复行行,又是一里快活林。

谢佳:吴兄,快走。(念)云自东北生,雾从西南长。未到九里松,怕遇倾盆雨。
春园:七三官人,等我。(念)陡自生风云,心中惶惶恐。才下驼献岭,如临酆都城。
谢佳:轰隆隆春雷惊,雨过山麓如漫城。
春园:无处躲,冒雨行,不知南北与西东。
谢佳:七步八步并一步,快行快行快快行。
春园:恰遇一座破门楼,进去避雨等天晴。

吴秀才:七三官人,这是哪里?
王七三官人:这里荒坟林立,杂草丛生,怕是一座荒弃的野墓坟场。
吴秀才:这里该不会有无家的野鬼出没吧?
王七三官人:那里有那么多的鬼啊!吴秀才你放心吧就。

漠予:朱小四,快点儿过去,今天该你这厮出头!我先走一步。(下)
海燕:阿公,小四来也。(下)

吴秀才:王七三,我们真的遇鬼了。
王七三官人:吴良材,雨已经停了,我们赶快离开这个鬼地方。

海燕:出了野坟场,走到山顶上。(出屏风)
漠予:哑哑又嘶嘶,空谷传声响。(出屏风)
海燕:侧耳细倾听,都是棍棒声。(回屏风)
漠予:二人哪敢再细听,一骨碌滚落到破庙中。(回屏风)

吴秀才:王七三,一座破落关公庙,我们暂且避避吧。
王七三官人:快进去,让我们抵住庙门!

海燕:身抵破庙门,稍稍定心神。
漠予:忽然阴风紧,鬼影又现身。
海燕:谁人不做亏心事,哪个不怕鬼敲门?
漠予:爹啊,娘啊,恨不得现在儿有千万身。

春园:七三官人!
谢佳:吴秀才!

海燕:打脊魍魉,你这厮许了我人情,又不还我,怎么不打你?

谢佳:吴秀才!

春园:七三官人!
漠予:倘若用的是我的金瓜锤,我怕你不是“骨头折”而是“骨头碎”!
(敲门声起)
谢佳:谁呀?
海燕:开门!
谢佳:你是谁?
海燕:王七三好人啊你,把我丈夫诳到这样的地方过一夜,一直叫我寻到这里!婆婆,我和你推开门儿,叫相公回家。
春园:哎呀,是月娘我的浑家!她怎么知道我和你在这里?
谢佳:莫非也是鬼?
海燕:你不开庙门,我就从庙门缝里钻进来!
漠予:不如月娘暂时先回去,等明日姑爷自己回来。
海燕:干娘,你也说得是,我们且回去了。王七三官人,我且回去,你明天一早要送我丈夫归来。
谢佳:吴良材啊,吴良材,你家里的姐姐与婆婆都是鬼啊。这里也不是人待的地方,我们赶快走吧。

海燕:二人撒开四条腿,跑得好似草上飞。
漠予:约莫还是五更天,四下还是无人烟。
海燕:踉踉跄跄入松林,猛见前面两行人。

海燕/漠予:吴秀才,我们在这里等你多时,你和王七三官人却从那边过来了。
谢佳:她们是谁?
春园:这两个婆子也是鬼!我们快跑!

海燕:前面两个,隳突狼奔。
漠予:后面两个,慢慢吞吞。
谢佳:四人不是一条路,一条路上两由因。
春园:前面两个只是奔命,后面两个却要索魂。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