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间喜剧场

Theatre of Human Comady

 
 
 

日志

 
 

执行剧本(奔命前)  

2007-09-21 17:15:30|  分类: 剧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山一窟鬼》演出执行脚本(部分)
吴秀才  州桥私塾先生  
王七三官人  王七府判儿  
王婆  自杀鬼    
陈干娘  溺池鬼   
李乐娘  产亡鬼    
注:本剧要求演员在台上同时充当歌队的角色。
【私塾】
秀才/春园:都道是共剪双烛,红袖添香,才是美满人间。
漠予:一个人却如今,只能孤孤单单。
春园:又戚戚,哀怨怨,把父母双亲挂念。
海燕:捻指算,盼春闱,寒气逼薄衫。
春园:凄惨惨,冷战战,好似鬼魅魍魉身边站。
谢佳:琴瑟合鸣,水月知音。
春园:她只爱饱读诗书的风流雅士。
            她只爱琴瑟合鸣的水月知音。
            她只爱有情有意的读书秀才。
            春日月下求桂老,千里因缘一线牵。
合:都是这春色浓,杏花浅,惹得左顾右盼。(以春园在中间甩扇为信号)
(四个“不愿”)
[王婆上]
漠予:吴秀才,这么早关门?
春园:多时不见,而今婆婆在哪里安身?
漠予:我还以为秀才忘了老身。如今我搬到钱塘门里城边上住着。这一去也有半年了。
春园:婆婆今年贵庚?
漠予:老媳妇犬马之年七十有五。秀才呢,青春几何?
春园:小生二十有二。
漠予:哎哟,原来才二十有二,老身还以为三十有三呢。
春园:婆婆玩笑。
漠予:读书费神。以老身看秀才身边少不得一个小娘子照应。
春园:不瞒婆婆,我这里也来过不少人说媒道亲,只是难合心意。
漠予: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我这里正有一门好亲要跟你攀呢。
             我这门亲啊,那小娘子有一千贯的嫁妆,还有个陪嫁,人品模样更是没得说。
             这还不算,一床的乐器都会,还会写会算。
             论出身呢,也是大官府第。说亲无数,但她只要嫁个读书官人。
春园:这小娘子如今在哪里?
漠予:干娘莫走!
【相亲  喜惊魂。】
喜惊魂行动线:
(音乐起)海燕上,绕春园

三人鬼舞

三次相遇

三次亮相

三次扔

漠予:“干娘莫走”
(接拍手戏中戏)
谢佳:看罢堤岸折柳枝。
漠予:恰恰春三分。
谢佳:小径谁家沽酒客?
漠予:都与那吴郎不似。
谢佳:春意儿浓。
漠予:春心儿乱。
谢佳:月娘心急不见秀才面。
漠予:咋寒还暖春无边
谢佳:桥边梅花分明艳。
漠予:秀才秀才把头抬。(漠予与谢佳拉布,拉完布两人对看信号,同时说台词)
谢佳:月娘月娘把头抬。(漠予与谢佳拉布,拉完布两人对看信号,同时说台词)
春园:呀!青春二十有三载那见得如此绝代佳人。
海燕:呀!乐府里也识的雅士翩翩都不如这般风流人物。
春园:我惊她,天上下凡七仙女,忽霎儿走下琼瑶台。
海燕:我惊他,吟风颂雅呆秀才,却是这般风流俊美。
春园:我看她,水剪双眸花生面,好似梨花压海棠。
海燕:我看他,檀目脉脉左右盼,分明多情读书郎。
春园:心猿儿,我砰砰然意随云鬓拂春山。
海燕:意马儿,我飘飘然心往东庐听《关雎》。
漠予:秀才,你可曾中意?
春园:全听婆婆安排。
谢佳:月娘,可否满意?
海燕:全由干娘做主。
谢佳:既然如此,后天便是良辰吉日。
谢佳/漠予:不如尽早完婚。
【办喜事 隐见鬼】
行动点四人走场,办喜事,四个八拍
三次相见

三个月娘
三个造型

春园坐下,海燕上
春园:啊,姐姐。我的亲亲爱爱的姐姐。
暗场
【洞房】
舞台中央靠后放置一桌两椅。舞台后是一棵梨树,梨花烂漫,时有白英落地,香芬袭人。一轮明月当空。
海燕:(念)小春初月明,金樽何须冷。一杯女儿红,细声唤郎君。莫叹梨花落,休说光阴苒。酒中绵绵处,都是月娘情。
       (白)吴郎,这酒可好。
春园:好细密绵长的一杯女儿红!姐姐,来我们同饮一杯。
海燕:吴郎请。
春园:姐姐请了。
海燕:吴郎,你看那边又有些许梨花落下。前日还是一树梨花艳,如今成了落花千千瓣,好不让人伤感。
春园:今日落花千瓣为的是来日硕果累累立枝头。姐姐无须这么伤感。
海燕:吴郎哪里知道,花落一地,总是凄凉。一想到终有一日,我也会像这梨花一样凋零老去,我担心到那时,你我的海誓山盟不过是一场春梦。待我花颜不驻,你也离我而去。
春园:哎,姐姐不要这么胡乱瞎想。我与姐姐情深意长,纵然是海枯石烂,老天也不会将我们分开的。
海燕:要果真是这样,月娘也心满意足了。
春园:不仅不会分开,我们还会儿孙满堂。到那时,看他们读书入仕,出人头地,你就好好做你的老太婆去吧。
海燕:哎呀,吴郎,怎么说出这种话来,罚你吃酒。
春园:该罚该罚。姐姐总是这般水嫩葱白,春颜永驻才是我的福气呢。
海燕:哎呀,又说出这种轻佻的话了。
春园:哎呀,姐姐,你这也不让我说,那也不让我讲,难道只要我动手吗?姐姐,天气渐凉,我去为你取件衣裳。去去就来。

【  西厢  惊魂。】
(音乐起)海燕上,绕春园

三人鬼舞

三次相遇

三次亮相

无扔

春园闭眼,三人点

春园倒

暗场

【 驼献岭  游春】
合:吴郎,路上倘若遇到泥脚野人与你纠缠,不要理他。
春园:姐姐,我这里记下了。
合:吴郎,莫要去看那蹊跷离奇的景致。
春园:姐姐,我记下就是了。
合:吴郎,桃花树下的春姑阿嫂,你莫轻佻注目,多看些花树流莺,绿堤春芽,风流景致。
春园:姐姐,我都记下了。
海燕:吴郎,你要早些回来,莫让我挂念。
春园:姐姐,我都记下了。你就赶快回屋去吧。一路之上,泥脚野人——不理!一路之上,蹊跷景致——不去!一路之上,春姑阿嫂——偶尔——看上几眼。一路之上,斯文人走斯文路,风流人看风流景。
谢佳:吴兄?
春园:敢问兄台刚才是不是喊我?
谢佳:吴兄真是贵人多忘事,我是你余杭春闱时的同学王七三啊。
春园:哎呀,原来是故人。惭愧,惭愧。
谢佳:刚才净慈寺门口见了吴兄,好生面熟,未敢相认。
春园:正是愚兄。如今官人在哪里谋生啊?
谢佳:小弟现在钱塘造府里做个文职,吴兄的事情略晓得一些。不如吴兄同我一边欣赏这无边春色,一边品尝自家的美酒?
春园:如此甚好,你我也可以聊叙一下旧情。
谢佳:吴兄请!
春园:七三官人,请!
谢佳:吴兄,这一别也有两载了吧?
春园:正是。
谢佳:想我二人在余杭狎妓听歌,好不快活。
春园:少年荒唐,不提,不提。
谢佳:嫂子是哪里人?
春园:原是州府里人家。
谢佳:一定貌美如花吧?
春园:哪里哪里,只是略晓得些琴棋书画罢了。
谢佳:果然是风雅人物。吴兄好福气啊。来,吴兄,再吃一杯。
春园:恭敬不如从命。七三官人在府里当值几年啊?上次春闱不中,一直没你的消息。
谢佳:今日春色撩人,不谈功名。
春园:好,不谈不谈。我自罚一杯。
谢佳:吴兄好酒量。吴兄,你听那边——关鸠!
春园(唱):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谢佳(唱):窈窕淑女——
春园/谢佳(唱):君子好俅。哈哈哈
春园:七三官人,天色不早,要动身了。
谢佳:唉,吴兄如此风流之人怎说出这等不潇洒之话。
春园:新娶的姐姐在家。如今我一夜不归如何是好?
谢佳:便是这时候赶到钱塘门,走到那里也关了。不如我们赶到驼献岭在九里松找个歌伎人家睡上一夜?
春园:也罢,就依七三官人。
谢佳:来,再饮一杯。
春园,好,请!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