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间喜剧场

Theatre of Human Comady

 
 
 

日志

 
 

票房火了,有些观众却怒了……广东还需要话剧吗?(报摘)  

2007-09-13 17:29:08|  分类: 宣传材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报记者 陈祥蕉 实习生申 凡  

核心提示  
  
  借着话剧百年的东风,葛优的《西望长安》在全国巡演第三轮之后,终于在8月31日、9月1日战战兢兢踏上了广州的剧院,票房火了,有些观众却怒了,对所谓的明星话剧、精品话剧更失望了。

  而广东话剧院和省艺术研究所联合主办的、将持续近一年的小剧场展演,场场都是话剧经典名作的广东版,但叫好不叫座,上座率只有三成。不少业余话剧团体也推出了自己的新作,在剧院或者街头上演,观众更是寥寥。大环境的推动,小团体的努力,似乎都不能将广东的话剧市场掀起一点波澜。

  与此同时,本月15日,一台名为《假如生命剩下N小时》的舞台剧将在南方剧院上演第10场。其实,该剧从今年3月就开始首演,在本地年轻人中口口相传,半年时间内连续演出了9场,每场的上座率都达到九成以上。但他们宣称自己不是传统的话剧,他们的血缘与香港的“栋笃笑”更近,而不是话剧中心北京。有观众看完以后认为这不是话剧,完全是“垃圾”,有观众反击:这样符合观众口味的舞台剧才是广东话剧的发展方向。

  为此,记者采访了一些话剧界内外的导演、演员以及剧评人等,他们中的大部分人认为,作为一种独一无二的艺术形式,话剧在广东应该有自己的一席之地。但是,广东需要什么样的话剧,话剧需不需要迎合观众还是一个一直在讨论、一直没有定论的问题。戏剧爱好者和实践者、人间戏剧场负责人李蝴蝶告诉记者,大家都在说,但问题在于有没有人去做,比如本月底,他们的新作《西山一窟鬼》又将登场。“在广东做话剧很难很难,但做一部是一部,不做永远没有。”

 

广东民间剧团的艰难生存  
  
  思诺的本土原创话剧定位于本土受众,内容贴近生活,形式轻松诙谐,在广东的民间话剧中,市场化程度很高。

   由王佳纳等专业话剧人士进行的小剧场话剧的尝试也很有代表性,尽管她背靠的是广东话剧院这样的专业团体。

    比较精英的“人间戏剧场”继年初推出第一部作品《桥》之后,由人间喜剧场与7080艺术家工作室联合制作的新作《西山一窟鬼》将于本月28日、29日在现代舞团小剧场连演两天。该剧继续采用非职业演员,并且此次使用的全是女性,编剧李蝴蝶表示,用女演员并非为了炒作,“我们用女演员来扮演秀才,只是想告诉观众,他们在舞台上看到的一切并不一定是真实的”。

 

  与思诺的本土题材、原创作品不同,王佳纳的小剧场话剧致力于把国内外优秀的话剧剧目引进广东市场,像今年在蓝宝石剧场上演的《总统套房乱了套》、《离婚的柠檬味》、《蒙克斯威尔庄园的谋杀案》都是京派话剧或者西洋话剧的代表作,尽管在与广州观众见面之前,导演都会对剧本进行一定程度的本土化改良,例如,由潘伟行执导的《离婚的柠檬味》在北京、上海公演的时候名为《活性炭》,为了适应广州观众的口味,在宣传时就选择了柠檬这种南方特有的热带水果。但是无论如何改造,这些引进剧目仍然大部分带有明显的北方精英文化的印记,与广东人的市井文化氛围多少有点格格不入。

   但是王佳纳对此并不担心,“经典永远是经典,而且我们挑选的都是现代的作品,离观众的现实生活并不会太远。东北的二人转现在不是在全国都很受欢迎吗?只要是人类共同的人性、人情方面的作品都会受到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的喜爱。”当记者问及王佳纳是否担心本土原创话剧会抢占传统剧的市场时,她显得颇为宽容,“我不排斥别人的劳动成果,广东省话剧院喜剧团排演的方言剧我也看过好几部,我觉得这些话剧有一定的群众基础,他们的受众面也不仅仅是白领,而是扩展到普通市民、年轻人甚至一些外来打工者。”

   但她也对非专业团体的艺术质量表示了自己的担忧,“我始终认为广东话剧界是需要品牌效应的,我非常害怕观众花了钱去看话剧而我们没能把好的东西奉献给他们。演员要达到一定的水平,我不反对起用年青演员,但是要对他们进行严格的管理和训练,另外作品要简洁而不简陋,还要有创新的思维。所以我希望我们的话剧同行能保持这样一个共识:一定要坚持话剧的艺术质量,不论是专业的还是业余的。”

   在广东民间话剧界,市场化程度最低、生存最为艰难的还是李蝴蝶、麦荣浩等人从事的“独立话剧”。麦荣浩在《我所理解的独立戏剧》一文中表示,所谓的独立话剧实际上是强调一种独立的戏剧精神,不依靠政府和其他组织的资助,坚持“我手写我心”的创作理念。目前,“八十年代剧团”经常在广州的街头和地铁口上演实验先锋性质的行为艺术表演,或在一些小型的剧场和酒吧进行话剧演出,然而内容前卫受众面狭窄又缺乏固定的经济来源。

 ■观点PK
  
  广东还需不需要传统话剧?  
  
  思诺:(《假如生命剩下N小时》编导)

 

  如果真的这样发展下去,市场确实会有抛弃它的这一天,因为现在的年轻人根本就不接受。怎么看一个城市有没有话剧市场呢?我是这样理解的,就是看当你知道话剧演出的消息以后是不是马上去买票,还是在观望。广东人就是这样,肯定要等到最后几天,甚至开场前几个小时才去买票,这个是最悲哀的。在香港,无论是网上订票还是电话订票,凡是演出前七天就没票卖了。他们会形成这样一个共识:如果离演出开始不到七天还在卖票,那肯定是很烂的戏了。收不收得回成本是另外一回事,现场空出很多座位就会让你很尴尬。
  
  王佳纳:(著名话剧导演)

 

  我觉得不见得是这样,这只是因为我们以前没有做好这方面的事情,过去我在上海做小剧场的时候也是观众很少,我当时还觉得奇怪:“怎么上海这么大的文化市场却没有人喜欢看话剧呢?”其实仔细一想又觉得不是这样的,我记得几十年前在我小时候,上海人是很爱看话剧的,只是后来由于各种原因那批专业话剧观众都流失了。你看现在上海的话剧市场经过多年的建设又繁荣起来。所以我现在尽管年纪大了,但始终觉得自己有责任为培养广东的话剧市场做一点铺路的工作,这必然是一个艰苦的过程,但是我经常鼓励我的演员,郭德纲当年讲相声的时候台下就坐着一个观众,他还是要坚持演下去。我们现在的情况可比郭德纲那时好多了。现在我每次排练话剧的时候,剧场里都挤满了人,我觉得广东人对话剧的那份热情还是在的,虽然他们现在还没有形成掏钱买票看话剧的习惯,但总有一天会有的。我自己对广东的话剧市场前景是比较乐观的。
  
  王炜:(广东高雅艺术演出专业委员会主任、剧评人)

 

  广东当然需要话剧,广东话剧观众的结构是多元的,而无论京派、海派还是现在的粤派都只是艺术主张和艺术风格的区别,本土话剧固然有它广泛的群众基础,但几百年来流传下来的传统剧目也并没有失去市场,关键在于我们必须用新的演绎方式来适应现代人的审美情趣和艺术品位。我们知道任何一部经典话剧都凝聚了当时的美学和哲学思想,时代不同人们的思想观念也会发生巨大的变化,不同的导演和演员会用不同的思维方式和表现形式去解构传统剧目,这就是为什么人们常说,每一个导演心中都有一个自己的莎士比亚。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