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间喜剧场

Theatre of Human Comady

 
 
 

日志

 
 

[剧本] 《西山一窟鬼》_李蝴蝶  

2007-08-05 17:38:41|  分类: 剧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吴秀才  州桥私塾先生 
王七三官人  王七府判儿
王婆  自杀鬼
陈干娘  溺池鬼
李乐娘  产亡鬼
锦儿  吊死鬼
阿公  狱子鬼
朱小四  瘠病死鬼
酒保  伤寒死鬼

注:本剧要求演员在台上同时充当歌队的角色。

【第一场  私塾  偶遇】
国风雅正 辞赋斯文。

甲:怕耽了青春时光,这厢为功名流落江南。
乙:州桥下设私塾,苟且营生。
丙:捻指算,盼春闱还要一年。
丁:且展《诗经》颂《大雅》,将圣贤书读上一遍。
戊:都是这春色浓,杏花浅,惹得左顾右盼。
合:春色浓,杏花浅,惹得左顾右盼。

甲:都道是共剪双烛,红袖添香,才是美满人间。
乙:一个人却如今,只能孤孤单单。
丙:又戚戚,哀怨怨,把父母双亲挂念。
丁:偏又见春雨落,料峭春寒。
戊:吴秀才寒气逼薄衫,好似鬼魅魍魉身边站。
合:凄惨惨,冷战战,好似鬼魅魍魉身边站。

吴秀才:啊,又起凉风了!
       (念)一刹时春暖又春寒,惊透秀才薄春衫。
        小生吴洪,福州戚武军人,离了家乡来到临安。
        只求能够求得半片功名,光耀先祖。
        没想到时运不及,名落孙山,让我无颜回见父老,只能在州桥下设下私塾,教书营生。
        只求再过三年春闱高中,也不枉我十年寒窗。
        眼见这天色黯淡,寒雨飘零,几丝冷风掠过好不惊人啊。今日暂且闭馆半日。
[王婆上]
王婆:吴秀才,这么早关门?
吴秀才:哦,春寒料峭,冻煞骨头。想必不会有学生来了。
        多时不见,而今婆婆在哪里安身?
王婆:我还以为秀才忘了老身。如今我搬到钱塘门里城边上住着。这一去也有半年。
吴秀才:婆婆今年贵庚?
王婆:老媳妇犬马之年七十有五。秀才呢,青春几何?
吴秀才:小生二十有二。
王婆:哎哟,原来才二十有二,老身还以为三十有三呢。
吴秀才:婆婆玩笑。
王婆:读书费神。以老身看秀才少不得一个小娘子照应。
吴秀才:不瞒婆婆,我这里也来过不少人说媒道亲,只是难合心意。
王婆: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我这里正有一家好亲要跟你攀呢。
      我这门亲啊,小娘子有一千贯的嫁妆,还有个陪嫁,人品模样更是没得说。
      这还不算,一床的乐器都会,还会写会算。
      论出身呢,也是大官府第。说亲无数,但她只要嫁个读书官人。
吴秀才:有这等好事?这小娘子如今在哪里?

甲:李月娘秦太师府三通判位下已有两月。
乙:春梅贴、胭脂贴、相思贴都是爱慕攀亲贴。
丙:也有省、部、院里当职事达官贵人。
丁:也有内清司当差小吏押司。
戊:也有门面铺、走盐船商贾土财。
甲:不愿!
乙:不愿!
丙:不愿!
丁:为何不愿?
戊:小娘子千水观里吐心事,一心要嫁个读书的人。
合:她只爱饱读诗书的风流雅士。
         她只爱琴瑟合鸣的水月知音。
         她只爱有情有意的读书秀才。

王婆:秀才,你看这小娘子如何?

合:忽然风起帘布动,老妇人缓缓经过秀才门。

王婆:秀才,你见过去的那人么?那人不是别人,便是李乐娘在他家住的,姓陈,唤做陈干娘。陈干娘慢走!
陈干娘:(念)老奴家在白雁池,闲里漫走过州桥。
         猛听得身后有人唤,定定神我慢慢把身转。
         哎呀,这不是王婆吗?
王婆:可是老身。李乐娘亲事定了没?
陈干娘:说不得,也不是没有好亲来,我那女儿李乐娘,高不成低不就,非读书人不嫁。哪有这般巧的事儿?
王婆:我有个老邻居正是读书人。只是不知道干娘与李月娘肯不肯?吴秀才,来,见过干娘。
吴秀才:小生见过陈干娘。
王婆:我叫月娘嫁这个秀才你说如何?
陈干娘:这等标致人物,感情好咧。

合:春日月下求桂老,千里因缘一线牵。
    三人定下了梅家桥,只等二月初四秀才把月娘见。

【第二场  梅家桥  相亲】

李月娘:(念)看罢堤岸折柳枝,恰恰春三分。
         小径谁家沽酒客?都与那吴郎不似。

甲:春意儿浓,春心儿乱,月娘心急不见秀才面。
乙:左右盼,细声儿叹,丫鬟锦儿全都看在眼里面。

李月娘:锦儿。
锦儿:(附耳过来)月娘。
李月娘:(轻声)那秀才还未到么?
锦儿:这个时分,该是早到了。这个懒散的秀才!
陈干娘:月娘先在这里喝茶,我差王婆去看看。王婆!
王婆:干娘?
陈干娘:为何那秀才还未到来,小儿颇有些不耐烦。
王婆:兴许是他路不熟,走错了方向。待老身出去看看。
(吴秀才上)
吴秀才:(念)咋寒还暖春无边,桥边梅花分明艳。好春意啊。
         换一身干净衣衫,来到桥边酒栈,要举步走进门里面,又怕那月娘嫌我少年卤莽好生无礼。
         哎,这该如何是好?
王婆:哎呀,吴秀才你怎么还在门外面徘徊。月娘已经在里面等候多时了。
吴秀才:婆婆,那月娘长相如何?我怕自己认错了。
王婆:月娘在东阁已侯多时,待老身引见。(喊)月娘,吴秀才到了。

甲:秀才意徘徊。
乙:不知如何把头抬。
丙:一心要把月娘看,
丁:如今却成呆秀才。
合:秀才,秀才,慢慢把头抬。

(月娘和秀才同时抬头互望,呆住)
吴秀才:呀!青春二十有三载那见得如此绝代佳人。
李月娘:呀!乐府里也识的雅士翩翩都不如这般风流人物。
吴秀才:我惊她,天上下凡七仙女,忽霎儿走下琼瑶台。
李月娘:我惊他,吟风颂雅呆秀才,却是这般风流俊美。
吴秀才:我看她,水剪双眸花生面,好似梨花压海棠。
李月娘:我看他,檀目脉脉左右盼,分明多情读书郎。
吴秀才:心猿儿,我砰砰然意随云鬓拂春山。
李月娘:意马儿,我飘飘然心往东庐听《关雎》。
王婆:秀才,秀才?
吴秀才:(定神)啊,婆婆。
王婆:月娘可是中意?
吴秀才:中意,中意。
陈干娘:锦儿,吩咐店家看茶。
锦儿:是。(下)
吴秀才:啊,干娘一向可好。
陈干娘:秀才多礼了。月娘,来见过秀才。
李月娘:(念)心如月兔咚咚跳,款恰恰来到秀才前。奴家月娘这厢有礼了。
吴秀才:(念)有意上前去扶她,又怕婆婆干娘笑话。啊,姐姐,秀才这厢有礼。
陈干娘:月娘,如今这秀才可曾中意?
李月娘:月娘听干娘安排。
王婆:秀才呢?
吴秀才:全由婆婆做主。
陈干娘:婆婆你看。
王婆:既然如此,老身作个主张,后日是个良辰吉日,两人尽早完婚。

合: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做连理枝。结下来生双纶带,写成今世不休书。
    二月初四,宜婚嫁。秀才,好生准备去吧!

【第三场  洞房  合卺】

锦儿:(念)东君过桥春意现,一剪梅花合因缘。
       今天是月娘和秀才大喜的日子,眼见客人们都酒醉而归,赶紧跑过来给秀才、月娘备上一壶情意绵绵酒和两只龙鸾双飞合欢杯。
      (念)看有情人终成眷属,如今春宵都短了。
吴秀才上。
吴秀才:(念)洞房花烛夜,金榜提名时。人生乏无味,不如及时欢。
             (上前搂月娘)姐姐,想煞我了。
锦儿:(念)秀才醉意搂月娘,却发现我锦儿在一旁。
吴秀才:(尴尬地)啊,锦儿,你还没睡去?
锦儿: 爷,合欢酒已经备好了。
吴秀才:啊,锦儿,你也累了一天,早些去吧。
锦儿:是。老爷、太太也早些安歇,奴婢退了。(退下)

甲:盼月娘盼的望眼欲穿,如今儿就在床头边。
乙:呆秀才呆看红妆女,一时间酒醉又三分。
丙:莫道红艳好似孟姜女,只说娇美恰如赵飞燕。
合:梦里依稀遇嫦娥,空山归来见神仙。

吴秀才:啊,姐姐。我的亲亲爱爱的姐姐。


【第四场  西厢  惊魂】

甲:二月二十日,下弦月初上。
乙:秀才与月娘新婚已有十八日。
甲:亲姐姐、爱哥哥不知道唤了几声,呼了几回。
乙:红鸳被、绿鸳锦不知道湿了几床,换了几次。
合:如今方消停下来,得个空闲,坐在院中吹弹赏月。
甲:二更刚过,二人打发锦儿丫鬟去了。
乙:又在这里一脉秋水,两相对望。
合:好似春情如潮水,嫌那钱塘江水都不够。

李月娘:(念)小春初月明,金樽何须冷。一杯女儿红,细声唤郎君。莫叹梨花落,休说光阴苒。酒中绵绵处,都是月娘情。
        (递与吴秀才,看秀才饮罢)(白)吴郎,这酒可好。
吴秀才:好细密绵长的一杯女儿红。姐姐,来我们同饮一杯。
李月娘:吴郎请。
吴秀才:姐姐请了。
李月娘:吴郎,你看那边又有些许梨花落下。前日还是一树梨花艳,如今成了落花千千瓣,好不让人伤感。
吴秀才:今日落花千瓣为的是来日硕果累累立枝头。姐姐无须这么伤感。
李月娘:吴郎哪里知道,花落一地,总是凄凉。一想到终有一日,我也会像这梨花一样凋零老去,我担心到那时,你我的海誓山盟不过是一场春梦。待我花颜不驻,你也离我而去。
吴秀才:哎,姐姐不要这么胡乱瞎想。我与姐姐情深意长,纵然是海枯石烂,老天也不会将我们分开的。
李月娘:要果真是这样,月娘也心满意足了。
吴秀才:不仅不会分开,我们还会儿孙满堂。到那时,看他们读书入仕,出人头地,你就好好做你的老太婆去吧。
李月娘:哎呀,吴郎,怎么说出这种话来,罚你吃酒。
吴秀才:该罚该罚。姐姐总是这般水嫩葱白,春颜永驻才是我的福气呢。
李月娘:哎呀,又说出这种轻佻的话了。
吴秀才:哎呀,姐姐,你这也不让我说,那也不让我讲,难道只要我动手吗?

甲:吴秀才要回闺房,行那款款恰恰的琴瑟会。
乙:李月娘偏要行令酒,猜字谜,醉到七分。
甲:三更漏下,四处寂然,甜甜蜜蜜时,寒气悄然近身。
乙:吴秀才起身来,进西厢为月娘拿衣裳。啊,月娘,我去去就来。

吴秀才:(念)深怕月娘受风寒,入西厢我把衣裳取。
         左三步右三步,走得我有些踉踉跄跄。
         屋里好黑呀。

甲:猛然间,抬头看,一束白练垂梁间。
乙:上面吊死女怨鬼,冲天的怨气都聚胸间。
甲:一见秀才冲面过,白剌剌跃出到门外边。
乙:秀才一惊头发竖,哎呀一声,晕死在里面。
甲:叫声惊动了李月娘,赶紧来到西厢房。只见丫鬟呆头立,地上躺着她的吴郎。

李月娘:吴郎你怎么了?锦儿啊,你个粗心的丫鬟,别只顾在这里哭哭啼啼,快给吴郎煮上一碗还魂汤。(锦儿下)
        吴郎,你醒醒。
锦儿:(上)夫人,汤来了。
李月娘:来,快端过来。把爷的头扶起来灌下这汤水。
吴秀才:(念)白剌剌鬼影闪,吓得我魂飞魄散。一碗还魂汤入口,这才凝神睁开眼。啊,月娘。
李月娘:吴郎,吓死奴家了。你刚才怎么了?
吴秀才:(念)刚要开口说原委,又怕吓坏了月娘我的娇妻。
        可能是刚才酒喝的太多,猛然觉得冷风袭人,两眼金星,倒下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怕是染了风寒。

合:饮酒直到三更漏,吴秀才分明是遇鬼惊魂魄,怕说出引得全家混乱,就讲是饮酒多又染风寒。   
    忐忐忑忑三五天,再无人把这蹊跷的事情谈。你看那秀才还是整天介姐姐长,姐姐短,仿佛这爱说一次少一次,说一天少一天。


【第五场  驼献岭  游春】

甲:三月十二日,清明。吴秀才分付了浑家,换了衣服,要出去闲走一遭。

李月娘:吴郎,路上倘若遇到泥脚野人与你纠缠,不要理他,我怕你力气抵不过他,自己反倒受了委屈。
吴秀才:姐姐,我这里记下了。
李月娘:吴郎,莫要去看那蹊跷离奇的景致,里面倘若藏些个虎狼豺豸,毒蛇虫蛊,我怕你躲闪不及。
吴秀才:姐姐,我记下就是了。
李月娘:吴郎,桃花树下的春姑阿嫂,你莫轻佻注目,多看些花树流莺,绿堤春芽,风流景致。
吴秀才:姐姐,我都记下了。你与锦儿都快回屋吧。我收拾停当,这就走了。
李月娘:吴郎慢走。
吴秀才:慢走。(踱步出门)
李月娘:吴郎……
吴秀才:(转身)姐姐?
李月娘:(将锦儿手里的衣服递过去)吴郎,带些衣服,三月天变化多,恐怕着凉。
吴秀才:多谢姐姐。赶快回屋去吧。
李月娘:吴郎啊,你要早些回来,莫让我挂念。

甲:别过李月娘,吴秀才过万松岭,入净慈寺,一路好不自在。
乙:一路之上,泥脚野人……
甲:不理!
乙:一路之上,蹊跷景致……
甲:不去!
乙:一路之上,春姑阿嫂……
甲:偶尔看上几眼。
乙:一路之上,斯文人走斯文路,风流人看风流景。
甲:不觉出了净慈寺,才出寺门刚要西行,忽然有人上前搭话。

王七三官人上
王七三官人:(念)流莺啭柳阴,粉蝶戏花枝。管弦谁家动?玉郎敲金橙。
            春日煦暖,春情日滋,不知今日多少青春男女,落入相思。可怜我王七三官人,如今还是独身一人,孤单单游春折柳,好不郁闷             。咦,前面不是时州桥的旧相识吴秀才吗?他近日新婚,怎么也是一个人出来?待我上前细问。吴兄!
吴秀才:折身往西行,忽听唤吴兄。敢问兄台刚才是不是喊我?
王七三官人:吴兄真是贵人多忘事,我是你余杭春闱时的同学王七三啊。
吴秀才:哎呀,原来是故人。惭愧,惭愧。
王七三官人:刚才净慈寺门口见了吴兄,好生面熟,未敢相认。
吴秀才:正是愚兄。如今官人在哪里谋生啊。
王七三官人:小弟现在钱塘造府里做个文职,吴兄的事情略晓得一些。
吴秀才:七三官人如今那里去?
王七三官人:(念)果然是吴良材。往日里琴棋书画大雅离骚我文才不如他,今日里娇妻美人怀里抱我还是不如他。今天逮着个机会看我好                 好消遣消遣他。
             吴兄,我家看坟张安昨日捎话过来,说“桃花发,杜酝又熟”。不如吴兄随我一同一边欣赏这无边春色,一边品尝自家的美酒?
吴秀才:如此甚好,你我也可以聊叙一下旧情。
王七三官人:吴兄请!
吴秀才:七三官人,请!

甲:甫新路口觅小船,
乙:逶迤行到毛家湾,
甲:才行慢过龙井泉。
乙:又到西山驼献岭。
甲:行行停停复行行
乙:又是一里快活林。
甲:这才到了王七三官人家里坟。
甲:张安端上杜酿。
乙:两人坐定。
甲:酒过三寻,不觉大醉。
乙:天色渐晚,吴秀才要起身回程。

王七三官人:再吃一杯,我和你同去。我们过驼献岭、九里松路上,找个歌妓人家睡一夜。
吴秀才:新娶的姐姐在家,如今我一夜不归去,如何是好?
王七三官人:便是这时候去赶钱塘门,走到那里,也关了。
吴秀才:也罢,就依七三官人。

【第六场  西山  奔命】

王七三官人:吴兄,快走。(念)云自东北生,雾从西南长。未到九里松,怕遇倾盆雨。
吴秀才:七三官人,等我。(念)陡自生风云,心中惶惶恐。才下驼献岭,如临酆都城。

甲:咯剌剌春雷惊,雨过山麓如漫城。
乙:无处躲,冒雨行,不知南北与西东。
丙:七步八步并一步,快行快行快快行。
合:二人恰遇一座破败门楼,进去避雨,只等天晴。

吴秀才:七三官人,这是哪里?
王七三官人:这里荒坟林立,杂草丛生,怕是一座荒弃的野墓坟场。
吴秀才:这里该不会有无家的野鬼出没吧?
王七三官人:那里有那么多的鬼啊!吴秀才你放心吧就。

甲:二人魂未定,忽听篱笆动。
乙:跳进狱子鬼,说话粗似钟。
丙:秀才屏呼吸,七三禁了声。
合:两股颤颤,膝腰酸软,叫他们如何办?

[狱子鬼上]
狱子鬼:朱小四,快点儿过去,今天该你这厮出头!我先走一步。(下)
[一座坟头裂开,朱小四从里面钻出来。]
朱小四:阿公,小四来也。(下)

吴秀才:王七三,我们真的遇鬼了。
王七三官人:吴良材,雨已经停了,我们赶快离开这个鬼地方。

甲:出了野坟场,走到山顶上。
乙:哑哑又嘶嘶,空谷传声响。
丙:侧耳细倾听,都是棍棒声。
合:二人哪敢再细听,一骨碌滚落到破庙中。

吴秀才:王七三,一座破落关公庙,我们暂且避避吧。
王七三官人:快进去,让我们抵住庙门!

甲:身抵破庙门,稍稍定心神。
乙:忽然阴风紧,鬼影又现身。
丙:谁人不做亏心事,哪个不怕鬼敲门?
合:爹啊,娘啊,恨不得现在儿有千万身。

打脊魍魉:打死我了你们两个!
狱子鬼:打脊魍魉,你这厮许了我人情,又不还我,怎么不打你?
打脊魍魉:朱小四你忒狠心啊你。我骨头都折了。
朱小四:倘若用的是我的金瓜锤,我怕你不是“骨头折”而是“骨头碎”!

王七三官人:吴良材,门外的就是刚才的狱子和墓堆里跳出来的人。
吴秀才:你没事叫我在这里受惊受怕,我家中浑家却不知怎地盼望。

甲:二人言未了,忽听敲门声。
乙:魂魄不能守,头发竖且直。
丙:刚才避过凶鬼,如今又来冤魂。
合:爹啊,娘啊,恨不得现在儿有千万身。

王七三官人:谁呀?
李月娘:开门!
王七三官人:你是谁?
李月娘:王七三好人啊你,把我丈夫诳到这样的地方过一夜,一直叫我寻到这里!锦儿,我和你推开门儿,叫你爷回家。
吴秀才:哎呀,是月娘我的浑家!她怎么知道我和你在这里?
王七三官人:莫非也是鬼?
李月娘:你不开庙门,我就从庙门缝里钻进来!
锦儿:不是锦儿多口,不如月娘暂时先回去,等明日爷自归来。
李月娘:锦儿,你也说得是,我们且回去了。王七三官人,我且回去,你明天一早要送我丈夫归来。
王七三官人:吴良材啊,吴良材,你家里的姐姐与丫鬟锦儿都是鬼啊。这里也不是人待的地方,我们赶快走吧。

甲:二人撒开四条腿,跑得好似草上飞。
乙:约莫还是五更天,四下还是无人烟。
丙:踉踉跄跄入松林,猛见前面两行人。
合:这个时候会是什么人?

陈干娘、王婆:吴秀才,我们在这里等你多时,你和王七三官人却从那边过来了。
王七三官人:她们是谁?
吴秀才:这两个婆子也是鬼!我们快跑!

甲:前面两个,隳突狼奔。
乙:后面两个,慢慢吞吞。
丙:四人不是一条路,一条路上两由因。
合:前面两个只是奔命,后面两个却要索魂

吴秀才:王七三,跑得我口干舌燥,腹中空乏,不如找个地方吃点东西,也能有个生人冲冲这鬼气。
王七三官人:幸亏是两个老鬼,走路不便。要不然我两个这个时候早就成了怨死的野鬼了。
吴秀才:前面有一户人家,门前挂着一枝松柯儿,多半是卖茅柴酒的,我们就这里买些酒吃了助威,再躲那两个鬼婆子。
王七三官人:这位小二伙计,酒怎么卖的?
伤寒鬼:没有热的。
吴秀才:冷的也可以。
王七三官人:这个伙计有些蹊跷,莫非也是鬼魂?

甲:吴良材、王七三对望不敢言。
乙:心中想莫不是来到地狱门前。
丙:忽然间狂风大作飞沙漫天。
合:再看时,也不见了酒保,也不见有酒店,只有几个荒坟林立两边。

吴秀才:王七三,这里还是我们刚才在的野墓园!
王七三官人:天色微明,野鬼藏踪。我们还是赶到九里松,回家去吧!


【第七场  州桥寻人】

甲:别了王七三,吴秀才直接来到钱塘门。
吴秀才:敢问兄台,这里可曾住着一个王婆婆?
甲:王婆害了水蛊病自死五个月有零了。
吴秀才:啊!

乙:一程离了钱塘门,秀才过梅家桥,直奔到白雁池。
吴秀才:敢问兄台,这里可曾住着陈干娘?
乙:陈干娘白雁池边洗衣裳,落在池里死了一年有余。
吴秀才:呀!

丙:离了白雁池,取路归到州桥下,秀才见自己屋里,一把锁锁着门。
吴秀才:邻家,我家拙妻和粗婢哪里去了?
丙:秀才你昨日一出门,小娘子嘱咐了我们,自个儿和锦儿在干娘家里去。直到现在还没回来。
吴秀才:天啊!我那弱女娇妻,远亲邻里不过是西山一窟野鬼怨魂!

完  2006年11月6日于广州

 
相关链接  戏剧商品购买+剧本:
http://blog.sina.com.cn/u/1430272043#serial_5540382b05000hgm
 

相关链接:

 
-------  《西山一窟鬼》 -------

 
http://blog.sina.com.cn/u/5540382b01000b0s
[喇叭] 广州_人间喜剧场暨7080工作室_《西山一窟鬼》_招收新演员+义工

 
http://blog.sina.com.cn/u/5540382b0100099z
[剧本] 《西山一窟鬼》_李蝴蝶

 
-------  《桥》 -------

 
http://blog.sina.com.cn/u/5540382b010008bm
[演出] 广州_《桥》_人间喜剧场_1月13~14日_蓝宝石展艺馆

 
http://blog.sina.com.cn/u/5540382b010008zk
[剧本]《横木上的即兴表演》_最后更名为《桥》_李蝴蝶


http://blog.sina.com.cn/u/5540382b010008g5
[现场] 《桥》剧照_070113


http://blog.sina.com.cn/u/5540382b010008gd
[转载] 人间喜剧场:桥:可怕

 
http://blog.sina.com.cn/u/5540382b010008kl
[转载] 看《桥》

 
http://blog.sina.com.cn/u/5540382b010008fr
[转载] 一座谁都得过的桥


http://blog.sina.com.cn/u/5540382b010008h1
[转载] “人间喜剧场”的《桥》:那么直白,刺伤or提醒了你?

 
-------  《十分钟》 -------

 
http://blog.sina.com.cn/u/5540382b010005dd
[演出] 上海_《十分钟》_广州1752实验剧团_9月4日_浦东正大九间堂别墅

 
http://blog.sina.com.cn/u/5540382b010005zd
[现场] 《十分钟》_9月4日剧照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